苦海慈航

李家源的马仔,请不要关注我,谢谢

【扫毒2/马仔文学】走狗

迪奇x地藏

TVBL爱好者 @pass19 友情赠送 ,作者已销号,代发。

————————————————————————

一开始出来行的时候,他是没名字。

名字是被人叫,怎么喊是别人的事。

就像是ca姐做泰国货,天天萨瓦迪卡,caca声,又是个女人,各个都叫她ca姐。

泰平兄弟更不用讲,生又好死又好,两兄弟part住上。

被正兴赶出来的地藏狗都不如,没条靓又没钱,正兴讲仁义,没下追下令。其他人潜逃去东南亚蹲了三五年回来又是新机会。

地藏拜了断指关二公后出来兜第一批货,不要拆家,自己上,斯斯文文笑口齐齐自我介绍叫地藏。

他被不如狗的地藏捡回来的时候,仲衰过狗。

阿妈叫他衰仔,大佬叫他喂,兴邦这个俗气大名被人笑,道上的绰号还没行出来。

最衰的是,他被人冤勾大嫂,成班人围着他脱了他裤子要剁他细路。

“喂,要剁等我走了再剁,今天穿了白鞋,脏了很难洗”

叼,仲来一个扑街。

他趴在地上一抬头。眼睛肿的只能撑开一道缝,半干的血像胶水啦死,隔着一片红模模糊糊看不清。

有个人俯瞰他,看着他笑,线条太清晰,说得上是英俊。

不知道在地板上睡了多久,被水兜头兜脸泼醒,一地血水。地藏对着他笑,脱了外套丢在他身上“穿回裤,晨早溜溜阿伯溜雀”

于是他就跟了地藏。

迪奇这个名字是地藏起了。

“第一次见就给我看雀,干脆给其他人都看看”

“依家出来行要国际化,你老细准备洗干净手脚上岸捞正行,你都是正行,甘要有个英文名”

“Dick,阿迪普通了点,随随便叫迪奇”

手下班人叫他奇哥,熟人叫他阿迪,老板迪奇迪奇甘叫,迪奇这个名听起来同露露比比这些狗名差不多,好似叫条狗。

从衰过狗到做条狗,也算一种进步。

刚成为迪奇果时,只是个二打绿什么都唔识,地藏一天骂他八百次,一巴掌一巴掌盖在他后脑勺。

冰不是这样做,看原料比例成分啊。

你不会就找人,不识英文怕什么,一沓钱落去,大把人识跪着求你。

不认你?不认你就是不认我,打回去了死蠢。

做狗的话,不够聪明没关系,不够能干也没关系,忠心细致耐打耐骂,莫说他身手不错胆大生毛,够用了。

地藏扑心扑命要搞大市场,二十一世纪消费者好挑剔,小作坊的东西质量跟不上。东南亚和欧洲的市他插不进手。于是去南美洲。

南美毒贩凭借枪械占地称王,每次换届选举血流成河,去一次就是用命搏,地藏说去他就得跟着去。

一言不合就开枪,自动步枪比刀还不值钱,交通工具从越野车到小艇,一路漂浮在亚马逊河。

半路引擎死火,两人犹如被困孤岛。

“关二哥行不行,香港四分一市场都没搞到就要死在这,死之前好歹给我吃顿火锅”

地藏没气力发火,躺在船底望着头顶被茂密树荫遮蔽天空。

看不清星星,也看不到月光。

扑通一声,迪奇跳落河,奋力推着小艇往远处走。

“你发什么神经,快上来”地藏用力拍着木板。

亚马逊河里有吃人鱼和鳄鱼,一个香港仔几斤肉还不够开餐。

“地藏你再试下打火,我看着引擎没问题,多试试就好,你一定会出去搞下整个香港市场的”

“丢”骂是照样骂,地藏一脚踩在引擎把引线拉的要冒出火花。

打着火,船一路往集结点开,轰隆隆,惊起一路兽叫声,但是地藏笑得更大声,盖过了一切,只能听到他的声音。

迪奇也不知道点解要往下跳,他能有几大的气力将船推前几厘米。

只不过看不得地藏颓然样。

一路记得,他被人冤枉打趴在地睁开眼见到地藏的一样。无所谓的嚣张样,他不是一个人来卖货,他是来指跳发财路大家一起走。

除了蚊虫叮咬和擦伤,他们齐头齐尾,好像从来没有那场暗夜涉水。

也许拜的关二哥多,尤其是断指神像对地藏多有保佑。

亦或是冥冥中自有天意,还没到他为地藏死的时候。

为了方便走货,开起了贸易公司,名正言顺搞了一个大大冰库专门进口美洲牧场冰鲜猪,供香港市民尝鲜。

只是明面。

“给点东西你看”地藏跟他说。

迪奇跟着去,看着运输车倒车入库,打开后车门拖出两个包裹。

当初冤枉他勾二嫂的阿哥和阿嫂。

“新人事新猪肉,开工大吉见面礼”

地藏挥挥手,指使着人把两个人挂起来“他的场现在是你的。”

“我还是想跟地藏混饭吃”

这是迪奇这条狗第一次反驳主人。

“那就跟吧。记得弄干弄净再回来,喂,冷了”

迪奇愣了一下,抓起一旁的大衣披在地藏肩头。

“哇这么冷,多适合打边炉“

屠宰场最适合杀人分尸斩件碎肉,高压水枪一冲边鬼知血水碎肉是人是猪。

阿哥斩了细路丢进了水泥里沉入维多利亚湾,阿嫂被卖去东欧,有出有入,平衡国际收支。

前尘尽了,一条狗也可点化做人。

有次喝醉了,他壮着胆问当初为什么要救他,一个小混混,勾二嫂,别人的家事,真的不值得几十万的货。

地藏抬手对着灯光打量“我最憎被人冤枉,也是最憎见到人被人冤枉。做了就要大大声应落来,没做打死都不能认”

“再说了,看你的这样生人不生蛋,懵醒醒,死蠢果样,边识勾二嫂。勾二嫂这种事,只有我才会想过度过,先勾二嫂再勾大佬,点知我大佬问都不问剁了我三个手指。”

说完自己笑,笑着笑着弯下腰双手捂着脸。

这是地藏在迪奇面前正面提到了余顺天。

地藏的前尘往事耿耿于怀绝口不提,喝醉了只有两三句透露,怎么哄怎么骗都问不出什么,天哥天哥,一个名字都能叫出百种花样。

次天醒来,地藏问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喝醉时有谁在。

迪奇“昨天叫的几个东欧货。不见东西?”

地藏挥挥手“搞定她们 ,我不想听到什么。仲有以后,我喝醉了,只是留低你。听到什么都当没听到,知道没”

“知道”迪奇应了一声,出去了指使手下把几个东欧女卖出去。

桃代李僵。

耳道里贯穿了乌克兰腔调, 太吵了,迪奇朝着外面喊一声“好嘈啊,识唔识放血啊”

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不记得从几时开始,地藏同他说话语气较过往好上不少,闭眼鹤耳可以误作是温柔。

懵醒醒,

死蠢。

冻啊

喂,开火打边炉

“喂,迪奇仔,是不是没吃饭,用力点”

迪奇掐着地藏的腰,看着一片背,用力顶进去。

“丢!”只是一个梦,吓得他从床上弹起,阴魂未定。

还不如勾二嫂。

天地不值得的记录合辑

【天地不值得】

六刷更新6.0 这回真的是终稿(?)了!没得改了!

请地藏哥哥不要单方面兄弟情了。
 也不要唱《兄弟不怀疑》了。
 这里马仔我为你点播一首《梦醒时分》。
 毒贩该死!必须死!(求生欲)
 有个人情感偏向。
 下面进入正题。

1.开场余顺天去地藏的场子里抓人,地藏说自己这个场开了半年天哥都没有来过,但是人一来还是立刻倒酒,并且单方面感情深一口闷了。余顺天第一次来地藏的新场子就是来抓他。

2. 在把地藏压去南叔面前等待南叔处置的时候,余顺天还看了表/手机,猜测是还在惦记着另一边甩了他的静美。

3.南叔要余顺天家法伺候地藏时候,地藏跟余顺天讲"天哥,二十几年的兄弟……"。
 结尾林sir给地藏档案打已故时候显示的出生年份是1976,2019年地藏43岁,余顺天离开正兴15年,地藏被砍手是2004年也是15年,被砍时候地藏28岁。
 二十几年的兄弟也就是说地藏还在幼儿园年纪就认识余顺天,叫他一声天哥了。但是正如地铁里地藏说的,余顺天没问过一句地藏是不是被误会了,也没跟他说过一句对不起。

4.砍手之后余顺天送地藏去医院(还算有道义),全程只在地藏下车时候喊了一声地藏。我觉得这里地藏可能还幻想过余顺天叫住他是要向他道歉,结果余顺天只是把他的断指给了他,我不懂医学角度是否还有可能接回去,不过地藏把手丢进垃圾桶的决绝表明那一刻起他已经决心要搞毒搞到天翻地覆。(其实这时候余顺天如果能下车带他去医院或者去把手指捡回来我觉得都是可以挽回局面的,奈何天哥这时候一心只有马子orz)

5.全篇里只有最开始还在正兴时候地藏穿得是白西服,之后全片都是黑西服,应该也是人物内心转变的一个提示。

6.余顺天接受采访时候说很多家庭因为吸毒遭殃云云,另一边地藏边看手机边跟他迪奇说"他说的是他老爸",行吧,我知道你了解你天哥,分别十五年还看人家新闻,还要给小弟讲解。

7.地藏19年在马场和余顺天见面,应该也是他们分别多年头次真人相见,地藏给余顺天鞠了一躬。后面地藏邀请媒体开发布会散会时也向媒体朋友鞠躬示意,不过这个腰弯的角度可是有差别的。

8.地藏用机械手(不知道怎么说)碰了邹文凤被余顺天掂住了手,然后地藏又特意把手举在余顺天面前给他看,余顺天都无动于衷。在说完"我们的比赛开始了"之后,余顺天进场观看比赛,地藏没有紧跟着进去,门关上之后,地藏站在门外看着自己被砍的那只手,一个人站在门口怅然若失。

9.余顺天说,拿一亿港币为奖励,只要杀死香港最大毒贩。ca姐那边有小弟向他动手。地藏这边无。一定程度还是可以说明地藏大概对小弟们不错,所以没人背叛他。另一边余顺天也有人肯为他卖命,说明余顺天对兄弟也应该不错。阿昌更是在被送去巴西前说“由小跟到大,由黑跟到白”,余顺天也说了他们几十年的兄弟。综合起来,只能合理推测余顺天没把地藏当兄弟,地藏口里的二十几年兄弟完全是他一厢情愿。

10.地藏听闻余太太死了的表情说明他本意并不希望余太太死,邹文凤的死是他意料之外的。祸不及妻儿应该是道上规矩。这点地藏的确是错了。但也是余顺天先出的悬赏,才有地藏后面的买凶。不过地藏接电话的表情真的是只差把"我和天哥没戏了"写在脸上。

11.地铁冲进轨道两人都撞晕那里,地藏梦到自己砍了余顺天的手,听到有人喊地藏他惊醒,惊醒的第一反应是喊了一句"天哥"。在此之前地藏说的都是“余先生”,“余主席”。人在受惊时做出的反应是下意识的。余先生也好余主席也罢,在地藏心里,余顺天始终还是天哥。

12.最后对决部分,地藏独白,想说清当年的事,但是余顺天完全不在意,(当然老婆被杀了愤怒是应该的)。地藏独白期间我想数余顺天一共朝他放了几枪,第一轮是九枪,然后换了一个弹夹后连发好几下我没数清,保守估计十枪以上,下一次连发是七枪。在地藏靠在车后说遗言(?)时候余顺天合计朝他开了二十多枪吧,只多不少。

13.林sir赶到,开枪打了余顺天一枪,要他放下枪,最后地藏和林sir说的是"你只有一把枪,但是有两个人",他还把自己跟天哥算作一伙的,完全忘了是自己要求警方保护的……。

14.全篇地藏笑得最high的地方应该就是跟余顺天飙车部分了,天哥"追"你就那么让你开心吗?我的傻振国!

15.硬说的话天哥对地藏也不是没有柔情部分,应该是林sir故意把地藏身份证搞掉,两边对峙时候余顺天弯腰去捡身份证了。作为公众人物,这么多媒体在场,给警方面子给别人台阶,他倒是很会做人23333

16.一代天骄惨遭地藏砍蹄子,余顺天说不希望别人知道给压下来,我暂时理解为是不想跟地藏计较,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原因。

17.再次相遇后地藏对余顺天讲的话听起来都挺气人的,没个正经,比如不算真心实意夸人家老婆靓,在媒体面前揭露余顺天的陈年往事(贩毒部分是假的,砍人应该是真的),讽刺余顺天是上流社会等……余顺天更直言当年应该把地藏的舌头一起砍了。可是地藏想这样吗,不,他不想!!!他一直都想有个机会能和天哥说清当年的误会,在生命最后他终于回归自我,坦白地说自己就想要他一句关心,一句道歉。

然鹅余顺天:你有事吗?我不想听哦!毒贩该死杀我老婆的毒贩立刻死!

然后砰砰砰开枪。

(我真的想大喊一声你妈的为什么!)

18.地藏虽然一直关注余顺天的举动,但是没想过复仇,警方说跟几个大毒枭快十年了,也就是说地藏搞毒搞出名堂也已经很久了,真想报复余顺天让他死早就动手了,也不用等余顺天悬赏他跟他天地对决。

19.地藏虽然钱很多马子很多马仔更多,但是他内心还是很孤独,并没有得到快乐。一开场几个美女围着他,他满脸兴致缺缺,接着没有感情的把钱倒进钱堆,最后坐在类似码头的地方看着船只远去一个人抽烟。地藏就是憋着一口气,我说没做就是没做,我若做了就是轰轰烈烈,做到最大最强(真的好小孩子……)

20.【这点是我个人猜测】余顺天并不是不会说安慰话才在送地藏去医院时候什么都没说。在余南过生日余顺天去看他时,余南说没见过余顺天老婆。邹文凤此时还不知道余顺天的涉黑背景,余顺天是断断不可能带她来见南叔的。但是他边笑边拿电话说"我马上叫她过来",和南叔一起乐呵,巧妙绕过了这点,同时也悄悄把手机又放回兜里了。他不是不会说漂亮话应对化解,只是对地藏没必要……。不过也可能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些年余顺天才学会这样。

21.【这点也是我个人猜测】余顺天应该比较喜欢伴侣穿白色。余顺天第一次见邹文凤律师时候,邹文凤穿得是深蓝色上衣,之后他俩一起出席晚餐,邹文凤也是黑连衣裙。但是他们俩结婚双方都是白衣服。之后除了余南葬礼之外,邹文凤穿的大都都是白色,几乎没有重色。和余顺天看房子(裙子白色,外套肉色),参加电视采访(白色裙子套装),去见萧医生(黑毛衫白裙子),拜菩萨(外套好像偏米,但是里面套装还是白的),在家看股份分配(浅咖外套套白色连衣裙),赛马(大衣外套是白色,裙子偏粉的肉色),吹头发被告知余顺天有个黑社会叔叔(外套肉色,衬衫白色),签离婚协议(白色套装)。只有跟余顺天坦白互骗那里不是。

在余顺天去抓地藏那次,地藏穿的西服也是白色的,之后他再没穿过白色。当然这点也仅仅是我个人猜测orz,有可能是邹文凤律师自己的色彩喜好变化了,不排除是我强行脑补。

22.当年余顺天去抓地藏时候就是让阿昌查地藏的位置,15年后余顺天又把阿昌从巴西叫回来给他了一份毒贩名单,连阿昌看到地藏时候明显愣了一下,余顺天不给他说话机会直接端起酒杯和阿昌碰杯。

23.【这点还是我个人猜测】邹文凤跟余顺天相互坦白欺骗抱在一起哭的时候,邹文凤说"我知道你一直想要一个小家庭,想要一个孩子,我生不出的啊。"

余顺天不仅直,应该还是很传统的那种希望儿女双全的直……他没有强求邹文凤生孩子,说有没有孩子是天注定的。余顺天可以接受这种结果,不代表他没有想拥有的愿望。

所以地藏,醒醒啊,你也生不出的。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24.林sir赶到地铁之后,由于余顺天拒绝放下枪,林sir开枪打了他一枪。余顺天从车上摔下来时候,地藏眼里是有关心的。

25.还是林sir在地铁里要余顺天放下枪部分,余顺天说一定要杀了他。那一瞬间地藏的表情大概是万念俱灰心灰意冷哀莫大于心死等集合表现。

26.在冷冻库里审问绿他那个光头男时,地藏说“我已经听到了我想要的答案,我很满意”,然后放过了光头男,转身去收拾这场偷情(?)的主要责任方。

在被泰平兄弟和Ca姐冤枉劫了阿巴斯的货时,地藏说“我做了,就一定认”。这两句台词是非常表现地藏人物性格的,他讲求原因,敢作敢当,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从未变过。只不过在正兴时候没人同他谈原因听解释,盖章给你的事不论做没做都要受着。

27.在邹文凤说“我居然都不知道你还有个私生子”的时候,余顺天说“那是以前的事,我希望你能明白”,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在。如果不是这封信邹文凤大概永远都要被蒙在鼓里。不过他们夫妻两个人相互欺骗也没什么好说的。详情见华仔对余顺天的一些解读吧。(如图)

null

【谈谈地藏取向】

虽然影片里有地藏和女人墙震片段,但是还有其他一些细节。

1.地藏在场子里(ktv/酒吧/迪厅之类的地方)没搂过女人,片头里有地藏在房内和人谈生意镜头,虽然俩人身边都坐了很多美女,但是地藏搂的是合作伙伴(男)。

2.第二处是地藏要求警方24h保护他之后,林sir守在屋外往屋内看,地藏也是两侧都坐着美女,但是他自己规矩坐好,一个都没搂,喝喝酒抽抽烟说说笑。

3.电影开始地藏坐在沙发上,出来几个外国美女围着他,地藏满脸"我没性趣,甚至想翻个白眼"。

4.在泳池部分,泳池里很多美女骑着鸭子,火烈鸟,地藏站在岸上抽烟。片花/预告里还有一段正片里剪掉的,地藏在泳池里朝岸上的年轻警察泼水玩orz

5.看猪那里,虽然绿了地藏的是个妹子,但是国王的新衣那位没有明确证据表示是妹子(。

6.在一开始余顺天去场子里抓地藏时候,地藏两边坐的都是男的,大概是小弟/兄弟。

7.其他人并不像地藏一样。四大毒枭第一次聚首,泰平兄弟一个人搂一个人摸,地藏一来ca姐就把美女们都赶出去了。地藏说"怎么让美女们走了她们才是正经"是很玩笑的玩笑。地藏进门就跟迪奇示意叫他出去了。

8.马场部分余顺天跟他太太是十指相扣进入视线的,地藏是左右各被一个马子挽着(doge)。比赛开始观战时候,余太太靠在余顺天身上看着比赛。地藏一旁……地藏自己坐在那看比赛,两个妹子站地远远的在一起看比赛orz。

综上吧我觉得,地藏也不一定是纯直,有概率男女都可,他有可能真的对余顺天有比较特殊的感情。

【讲讲迪奇】

马仔叫迪奇!给迪奇哥哥正名啦——!

1.最开始注意迪奇是地藏去看他的猪时候,迪奇自然地在门外帮地藏披上大衣。还有到冷库下车时,迪奇那边距离冷库入口是比较远的,迪奇小跑着跟上老大。

2.在地藏从警局录完口供出去上车时候,迪奇的手是挡着车门上沿的,应该是怕地藏碰到脑袋。这个小动作真的戳死我了。

null

【后排补充,特意观察了余顺天签完离婚协和邹文凤一起走出大楼,余顺天给邹文凤开了车门,但是没有护脑袋的动作,前面采访余顺天成功之道时候邹文凤还特意强调过余顺天是个重细节的人。只能说明迪奇对地藏真的好……!!!】

3.作为离地藏最近的人,面对一亿悬赏没有动心,还帮地藏安排1.1亿刺杀活动。

4.地藏去机场路上被截胡,余顺天追着地藏不放时候,迪奇也是紧随其后。

5.如果地藏观夜景的落地窗是他家的话,那么迪奇是去过他家的,并且以很大爷的坐姿坐在老大身边。

6.四大毒枭第一次见面时候,迪奇跟着地藏一起进了房间,ca姐要无关人员先出去,迪奇依旧跟着地藏,地藏示意了他,他才和其他美女们一起离开了。

7.关于6的补充,四大毒枭见面约的地盘我猜测是ca姐的场,因为是ca姐的人给地藏引路,地藏进门的门帘也是迪奇哥哥掀的,不是别人。

8.还能听老大打炮,并且在老大打炮时候被老大召唤领任务……真不是一般马仔能做的了的。

综上,有马仔文学看吗???

没有马仔文学有天地文学吗???

没有天地文学有警匪文学吗???

都没有的话,有路人文学也行啊???

有口粮吗???

地藏穿西服那个腰真的好绝,又细又韧,脑子里只有掐着他的腰那啥他的画面,我死了一万次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