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慈航

李家源的马仔,请不要关注我,谢谢

【扫毒2/马仔文学】Van仔

还是马仔文学。马仔文学万岁。

TVBL爱好者 @pass19 友情为tag增砖添瓦,作者销号,代发。

——————————————————————————————

一阵盐味。 

迪奇往车窗里伸手,去够驾驶座旁的矿泉水,指尖好几次擦过瓶盖,总是差些许。 

“丢”迪奇热的不耐烦,整个上身往车上里探,是要用这个姿势拿到那支水。

“死蠢,都唔识变通”地藏坐在副驾驶座。见架车一时三刻好不了,干脆放平椅背,翘起两条腿架在驾驶板上。

Van仔打不着火,没空调。尽管周边的树木沙沙声咁摇,怎么都摸不到风。六月天时,热,闷气,空气变成乐保鲜膜裹在皮肤上,流不出去汗,只是一层一层的往毛孔外渗水。汗味、机油味、混着久未清洗的车厢内霉味,高温发酵。就算车是地藏搞回来的,他一坐进车闻到都皱眉头,都要干呕几声骂了两句。

迪奇见状,在路边摊买了一支车载香水摆进去,桂花味。劣质香水气味浓烈,地藏闻了打了两个喷嚏,拆了香水就手丢了垃圾桶。

“随地丢垃圾,1500蚊,依家身上有一千蚊都唔错了。”解释完,一巴掌盖在迪奇头上“买什么香水,晒钱”

如果有其他靓,肯定笑迪奇擦鞋擦到马屁股上。果时地藏身边得迪奇一个,说是大佬同靓,实际上勉勉强强也能说话老板同员工,还是每逢惊蛰,迪奇要拿着地藏的照片去湾仔搵阿婆打小人的雇佣关系。

作坊在郊外,破旧厂房改成,后面是仓库,铁皮盖顶,有位置生锈破裂,每逢台风暴雨都会漏水。

吃饭时,六点半新闻播到下暴雨,淹了隔壁两个屋屯,屋内进水,水位到成年人大腿。

地藏夹了一筷子榨菜咬的哗哗声,筷子尾对着新闻指指点点“拜得神多自有神保佑,找了这个高位置。我差点就在隔壁村搞厂”

“为什么不在那,可以少开两程路”迪奇在汤里挑蛋白碎,手上挨了一下“你妈没教筷子不要在菜里翻来翻去”

“我妈早就死了”迪奇摸着手背,地藏下足力真的痛,红了一块“厂在山脚,可以省不少油”

“今天学到了?你妈不教你,你大佬教你。我也想省油钱,香港的油价飞叭叭声。但系滴阿婆一见到我只手,就赶狗一样赶我走,话我教坏小朋友。”地藏把碗和筷子一放“去洗碗,当交学费。”

就算地藏不说,迪奇也会做。

搞货他不会,兜货的门路也没有,地藏捡他回来,什么地方都不用上,还多个人吃饭。迪奇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用,但是地藏没有留他也没有赶他走,他就捡头捡尾,有什么做什么。早年丧母,老豆有跟没有一样,迪奇吃着百家饭长大,不能说会做饭,但是饿不死自己。莫说他好眉好貌,四肢健全,去街市买菜,阿姨都乐意给他塞多一把葱花。

洗碗时,水龙开到尽,水声大,只能听到外面的天文台预警和地藏抱怨天热的声音。碗少,很快洗的完,麻烦的是灶台上的油污。

出来行拜关公,在家煮饭拜灶神。

地藏就算不入厨房,见到灶台脏了都要骂人,每逢初一十五前要清理打扫买水果准备第二天烧纸拜神。

咁迷信。迪奇怀疑过地藏是潮汕人,但是地藏不说,他就没问。

他们关系没说平不平等,地藏捡了他,他的命就是地藏的。

“同忠犬报恩咁”地藏指着一条狗的使命电影海报笑迪奇。

迪奇打电话给电影院经理说包场的事,地藏新搞上的条女说要同黑社会大佬玩正常人情侣约会游戏。新鲜货,她说什么地藏都点头,反正是靓去忙前忙后,特指迪奇。

地藏经常说迪奇是狗,明的暗的,只能他说。

其他区拿迪奇说事,毕竟只要想说,咸丰年代的事都能挖出来,他当年那单事闹的挺大的,随口问各种版本的都有。

“咁忠心的一条狗哪里捡的,捡的时候是不是还咬着阿嫂底裤”

地藏笑啊笑,钱照收货照出。迪奇没什么好委屈,他大佬没出声,他就是哑的。

没过多久,那头整区的入货渠道被起底,风吹草动没人敢动,生怕上了新闻头条。

结果都是上了新闻头条,撞正了高层换届,打击整个片区的毒品市场多好的政绩。别说什么什么哥什么什么姐,全部进去等起诉。

片区洗牌重来,地藏有厂有货,入主是理所当然。

有传闻说是地藏同警方通风报信,没证没据说出口,第二天人就没了。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

地藏不喜欢找拆家,手上又没有场,他又是供货商又是经销商。作坊在郊外,市场在兰桂坊,货一好,开车过大海,没摊位,见到熟人卖分装,同个流动餐车。

架van仔不知道几手货,也不知道装过什么,掀开后车厢地毯一块红黑色痕迹。年纪大机器坏,再仔细保养都会出问题,动不动死火。尤其是过海,隧道日日加价日日塞车,停车时还怕烧坏引擎熄火,隧道里成片喇叭声响起,被人指着车屁股骂,肯定很壮观。

“搵天试试把咯”地藏说笑,迪奇点点头,小心翼翼打着火。

  Van仔都算生性,永远只在上山路出问题。

迪奇掀开车前盖,引擎热的可以在手指烫出一个水泡,又是冷却器的问题。

有钱时就换了你,这个念头只能想想。

车尾箱有后山装出来的山泉水,城市人开着车拿桶来装。他和地藏喝的少,大部分都灌进了冷却器。

太热了,汗滴下来,擦一声没了。

迪奇合上了车前盖,地藏刚探出头,又被阳光晒进去。“搞掂没?我翻去冲凉”

一拧钥匙,打着。

“有钱的时候我就换佐架车”

“看中?”

“没啊,边台贵换边架”

“靓车好烧油嘎”

“我都有钱了,惊咩”

“又是。”

*Van仔为小货车之意

评论(5)

热度(69)